“每當我想起這片土地,想起那些漂亮的設施貌似現代化卻成了華而不實的擺設,我覺得自己在群眾眼中也像它們一樣,成了擺設。”6月11日,廣西田陽縣委常委班子專題民主生活會上發生這樣一幕:縣委副書記黃秋幸作自我批評時,為作風不實、監管不力導致一項民心工程變成“傷心工程”“民怨工程”而痛哭道歉。
  這位副書記的痛哭流涕是真實的,他不是一位演員,卻對著攝像機的鏡頭哭得鼻涕一把淚一把的。能夠哭成這樣除了真實的感受就只有演員了。
  這位副書記為什麼會哭成這個樣子呢?原來,幾年前,田陽投資2000萬元建設了一個節水灌溉工程,但因用水成本較高與當地種植甘蔗的實際需求脫節,導致中看不中用,群眾意見很大。副書記認為是自己的官僚作風,沒有把好事辦好,讓群眾美好的願望落了空。
  固然,這樣的官員良心發現,知道了自己的錯誤,今後他在工作中就會更加努力,這對於政府的形象,對於百姓的福祉會是一件好事情。
  但是,我們需要追問的是,有多少官員會有這樣的良心發現?即使心裡真的不痛快也不會表露出來,而是將問題深深掩埋。甚至即使問題相當嚴重,為了不影響官路,也會故意捂蓋子。而對於另外一批官員來說,這還真算不上什麼問題。資金自己沒有裝到腰包里,也沒有貪污受賄,也沒有把工程給自己的親戚。雖然說工程成了擺設,無非是浪費一點政府錢財而已。這種決策失誤之下的工程還少嗎?投資幾個億建設的一個人的車站,拍板者面對公眾質疑僅僅輕飄飄地說出了一句“是規劃不到位的問題”;面對剛剛修建就推倒了的民生工程,拍板者拍著胸脯說
  “我沒有裝自己腰包一分錢”;面對修建了多年卻成為擺設的廣場,拍板者說“工程質量一點都沒有問題,我拿人頭擔保”。
  這就是決策失誤。決策失誤在國內很難被追究,就算追究也是因為工程出現了質量問題,出現了權錢交易。如果沒有這些問題,可以說幾個億擺設的工程也僅僅是通報一下而已,對於頭上的烏紗帽沒有什麼影響。而很多地方為了鼓勵幹部多幹事,還出台了《決策失誤免責規定》。正是我們對於決策失誤的包容,才有了一個個花費巨額資金最終卻淪為了擺設的工程,才有了剛剛建好的大樓被爆破的尷尬,浪費的是寶貴的資源。這其實也是一種犯罪。
  正如這個副書記拍板的灌溉工程一樣。如果不是他自己良心發現後痛哭流涕的話,你會知道有這樣一個成為擺設的工程嗎?更希望讓副書記痛哭流涕的不是良心發現,而是決策失誤的責任追究。
  摘編自6月15日《南方都市報》文/郭元鵬  (原標題:“民怨工程”豈能副書記一哭了事)
創作者介紹

ypaxdtmcbmeuc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