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年輕人,收集著途經的每座城市裡,那些因為工作、生活而無法動身的人的願望,現在他們到了長春
  A04版
    5號下午,小魏和阿凡到達長春。從山東到遼寧,經長春去哈爾濱,一路北上。
    兩個“在路上”的年輕人,收集著途經的每座城市裡,那些因為工作、生活而無法動身的願望。
    去年,他們帶著這些願望走西藏,幫大家許願,今年,他們走北方。
  關於他們
  一動一靜,有說不完的話
    小魏名叫魏代福,1989年出生,老家山東臨沂,路途上大家都叫他小魏。
    小伙子話不多,更多時候他都是用手中的吉他彈奏當下的心情。音樂是最好的伙伴,當然,還有阿凡。
    阿凡是河南洛陽人,比小魏小1歲,“在西藏穿著衝鋒衣,戴著墨鏡,誰見了都管我叫‘哥’。”阿凡“自黑”長得“著急”。
    小魏沉靜內斂,阿凡陽光外向,兩人一動一靜,就連最初的相識,也是阿凡主動“搭訕”。
    那是2013年夏,兩人分別從老家出發,目的地都是西藏,沒想到卻在長沙提前偶遇了。
    “他在長沙街頭唱歌,挺好聽的。”小魏唱Beyond,唱許巍,都是阿凡喜歡的。為了找話題,阿凡買了瓶水遞了過去。兩人坐在路邊,聊著旅途所見,“越聊越有種說不夠的感覺”。起身,拍拍屁股上的灰,“一起吧!”
    從那以後,兩人一起上路,唱Beyond,唱許巍。
  南方姑娘
  微信里找到一段美麗的邂逅
    阿凡說,在路上,是為了兒時的夢想。“小時候反覆做兩個夢,一個是夢見自己躺在拉薩的一條河邊,醒來身邊是個姑娘;另一個地點變到了埃及,情節是一樣的,不過都看不清姑娘的臉。”阿凡說,用人格保證自己是認真的。一旁的小魏一臉壞笑,“你就別提人格了……”
    去年夏天,阿凡騎上摩托車朝西藏進發,走的青藏線,穿越聯結著西藏和青海的可可西里。阿凡在公路邊休息時,跟微信上“附近的人”打招呼,“有一個漂亮的姑娘,但她沒搭理我。”
    幾天后,阿凡收到了女孩回覆:“到拉薩了。”女孩身在佈達拉宮廣場,阿凡也在,兩人就這樣偶遇了。女孩講:“在可可西里,看到個特拉風的摩托車,只不過沒看到‘車夫’。”女孩把照片給阿凡看。他看見照片,“渾身有種過電的感覺”,笑著說:“我就是車夫,車牌號都對。”緣分,好奇妙。
    女孩叫“帽子”,他們一起游西藏,去了拉薩河。傍晚,河邊,兩人肩並肩躺著,風吹動水面,天上的雲很低。阿凡看到了一朵綠色的雲,帽子也看到了,緊接著,雲朵里一道綠光一閃而過,帽子說,“我們看到極光了”。帽子是“湘妹子”,如今在長沙開了間咖啡館,阿凡說,考慮跟她一起去打拼。
    路途中收穫美麗邂逅,這算不算小時候的夢成真了呢?
  朋友以及音樂
  想唱就一起唱吧,無論熟悉還是陌生,大家都是這麼認識的
    “窮游”上路,他們沒有太多錢,大多時候兩人都是搭帳篷露營,兩三天吃不上一頓正經飯是常有的事,好在有一群各地的朋友。
    “其實如果有小伙伴,能提供場所讓我們洗個臉,或者給手機充個電,我們就很滿足了。”這些朋友,有兩人的老友,也有新結識的。
    結束游西藏後,他們開始感受粗獷的北方城市,長春是其中一站。從沈陽到長春的火車上,小魏在一個背包客的QQ群里說:“有沒有長春、哈爾濱、漠河、呼倫貝爾的小伙伴,求偶遇。”
    最初是兩個群友搭話,詢問他們的行程。後來,一個叫小張的群友向他們瞭解情況,問他們到長春有沒有地方住,到他家住嫌不嫌棄。
    小張說,家裡只有他自己住,除了有點亂其他還好。小魏和阿凡覺得不好意思,但盛情難卻,他們最終還是住進了小張家裡。
    在經過城市的公園、廣場、鬧市街頭,不管是樹蔭清亮還是月色浪漫,小魏都背著吉他,一路歌聲。
    阿凡在旁邊擺起地攤,賣些小東西賺盤纏。有時什麼都賣不出去,但他不在乎,“因為不重要”。
    阿凡也開嗓,小魏給伴奏,也有人點歌,只要大家快樂,就一起唱吧。
    路上大部分朋友都是這樣交下的,這次到長春,5號晚,他們便站上了重慶路的街頭,“這裡的人們都很熱情,記得在唱《小蘋果》的時候,大家都扭起來了。”
    從第一個聽眾勇敢獻唱後,大家就“收不住”了,最後竟然出現了“排號”的場面。午夜臨近,人群仍沒散。
  帶夢想上路
  帶著3000多個心愿,去拉薩
    他們帶著夢想上路,有自己的夢,也有別人的,一路沉甸甸。
    “總覺得自己很膽小,害怕失敗,這不是青春該有的。”小魏背起行囊,想在路途中找到青春該有的情緒。
    每個人都有願望,“他們可能因工作、家庭等原因無法動身。”小魏把這些願望收集起來,帶著一起上路,到西藏幫大家許願。
    每次在街頭唱歌時,他都會在旁邊放一個“願望本”。伴著歌聲,告訴圍觀的人這個關於許願的計劃。一些人不相信,一些人在本子上寫下心愿,也有人拿出自己心愛的筆記本,由小魏帶著,作為心愿漂流。
    上一次的西藏之行歷時8個月,穿越26個城市,帶著3000多條心愿,最後來到拉薩。
    小魏和眾多許願者決定在大昭寺前把這些願望“煨桑”(用松柏枝焚起的煙霧,是藏族祭天地諸神的儀式),把遺存的灰燼埋在寺廟前的樹下,“如有一天,許願的人到了拉薩,可以看看那棵樹,想想當時許願的心情,這是自己和願望的約會。”小魏說。
  ■尾聲
  自己的願望是什麼?
    阿凡說,別看他年紀小,可做過的行業很多。“一份工作剛開始很新鮮,後來就覺得不是自己想要的了。總覺得,自己什麼事都做不長。”
    “在路上遇見的每個人、每件事,都可以讓你更清晰地審視自己。證明自己並不是一個不堅持的人,只不過是沒用到對的地方。”一個半月,在西藏騎行8500公里,他堅持下來了。
    小魏說,他想在旅行中,找到他的音樂。“寫曲子,做專輯,寫寫這一路的經歷。”計劃也好,願望也罷,總之在實現的路上。
    一路流浪,金錢、溫飽都不是問題,最大的問題是“你想放棄了”。
    小魏說,一個夜裡,他從夢中哭醒,想家了。“就想吃一口媽媽做的飯菜。”6號晚上,阿凡給小魏買了一份蓋飯,小魏說,味道不錯,不過沒家裡做得好吃。
    小魏和阿凡努力把生活過得盡可能任性而自由,另一方面又始終希望可以尋找到一個生命的浮標而永遠不棄。他們希望像那些修行圓滿的高僧一樣,在雲游四方之後最終真正找尋到可以棲息的精神家園,然後終日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在長春他們預計留一周,下一站———哈爾濱。
    本報記者 段超
  願望本摘錄
  2014年7月5日 長春 劉
    首先,祝你們路途愉快,一路順風,無論遇到什麼困難,都會迎刃而解,每天開心。
    我的願望:希望我的姥姥,身體健康起來,不會再有疾病,健健康康,我願用5年的壽命來換。
  7月5日 長春 益陽
    願我的朋友、家人、陌生人都健康快樂,幸福永遠。願我快快長大,事業有成,收穫愛情。
  5月17日 濟南 張
    未來的自己越來越好,變得越來越成熟、自信、堅強,濰坊的老爸老媽幸福開心,親朋好友都好好的。
  6月15日 大連 小晴
    遇到你們,讓我覺得生活可以很有意義。願大家都能持之以恆,一起加油。時光無多,願君珍重。
   夢想在什麼地方總是那麼令人嚮往我不顧一切走在路上就是為了來到你的身旁夢想 在不在前方今夜的星光分外明亮我想著遠方想著心上的姑娘回頭路已是那麼漫長一直往南方開……
   夢想 在不在前方黎明的曙光已微微照亮我似曾聞見鮮花在盛放那是燎原星星的光亮一直往南方開……
   ———他們喜歡音樂,喜歡在路上,那麼請允許我將痛仰樂隊的這首《公路之歌》送給他們,送給你們。
  (原標題:“讓我替你許個願”)
創作者介紹

ypaxdtmcbmeuc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